88必发在线娱乐
关于律所:
  • 标识释义
  • 律所概况
  • 律所学问
  • 律所荣誉
  • 专业团队
  • 律师文苑
  • 律师风采
  • 律师摄影
  • 纪念王主任
  • 诚邀加盟
  • 联系大家
  • 资讯中心: 律所动态 业务范围 法制资讯 新法速递 热点难点问题 业务规范 业务专题 律所之歌 公益大讲堂 律所党建
    法律适用: 商事知产  建筑地产  企业法律  金融证券  综合法律  民事诉讼  刑事诉讼
     
    88必发在线娱乐
    标志释义
    律所概况
    律所学问
    律所荣誉
    管理团队
    执业律师
    公益大讲堂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业务专题 > 担保贷款专题 > 正文
    股权转让纠纷——政府连带担保效力如何?

    股权转让纠纷——政府连带担保效力如何?

    发布时间: 2013-12-30 11:55:37 编辑:陈桂平 摘要:

    【正文】

    【案情】2012年5月14日,某实业发展企业(简称“A”企业)向某城建有限企业(简称“B”企业)转让其持有的某旅游发展企业(简称“C”企业)37%,股权作价人民币370万,双方签订了股权转让框架协议,B企业为保证协议的履行在股权框架协议签订之时交付了50万的定金,2012年6月14日。双方正式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了B企业在2012年8月14日支付股权对价200万(含B企业已经支付的50万定金),但是B要求在支付股权转让对价200万后15日内,A企业必须完成其持有的C企业的股权交割手续并办理过户、印章及财务等资料的交付,而余款170万B企业在2012年10月1日完成支付义务。为此,B企业所在地的区政府D为B企业股权转让款支付提供连带保证责任。A企业知悉有政府背景作为保证,于是稍作放心的配合B企业办理了股权工商变更手续。2012年10月2日,A企业尚未收到B企业的股权转让余款,随后发出律师函进行催告并抄送给了D政府。由于B企业在限期内未仍未予以答复并支付余款,A企业于2012年11月2日向某区人民法院起诉B企业及D政府要求其连带支付股权转让余款170万元及违约金60万元,同时申请冻结了B企业的银行帐号及持有其他企业的股份,包含B持有C企业的股份。D政府在答辩状提及其作为政府单位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无效,理应免责。

      【法律关系】该案件涉及的是股权转让协议以及保证的效力。

      【法律分析】

      一、政府的连带担保是否有效

      在这个事件里,A企业和B企业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关系是合法有效的,因为从双方的主体以及合同约定的内容上看,并不存在合同无效或者效力待定的情况,也就是说在本案的复合法律关系中,主合同有效,关键是从合同的保证法律关系是否有效?然后对于D政府的说词是否准确是我所关注的,关于这点,其实在《担保法》及司法说明里规定的比较清楚。按照《担保法》第八条的规定即“国家机关不得为保证人,但经国务院批准为使用外国政府或者国际经济组织贷款进行转贷的除外。”由于本案中A企业和B企业之间的交易关系并非是经国务院批准的,也并非是为使用外国政府或者国际经济组织贷款进行转贷的行为,因为这种担保是无效的,且按照法理该规定是效力性的规定,非管理性的规定,结合《合同法》的规定,涉案的股权转让协议中的D政府担保条款无效,该条款从性质上可以定位为独立的从合同。那么,是否D政府就可以免责了呢?显然不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说明》(下称“担保法司法说明”)第三条即“国家机关和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违反法律规定提供担保的,担保合同无效。因此给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应当根据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处理。”而按照《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即“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其过错各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但是《担保法》该条规定类似于合同法上合同无效的规定,现实中的操作性不强。但是在《担保法》司法说明第七条却有更细化的规定,即“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债权人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债权人、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因此,D政府声称担保条款无效,其就应免责,显然是不靠谱的。

      当然,个人觉得,《担保法》的司法说明第三条的规定,实际上有点多余,为何这么说,理由是,《担保法》司法说明第七条可以说是《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的细化,而《担保法》司法说明三特别指出了政府担保或者社会公益团体担保无效如何适用法律规定将指引连接到《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而《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实际上操作性不强,又得链接回《担保法》司法说明第七条,故而,个人觉得立法者有点多此一举。

      二、现实判决以及如何判定责任的归属

      虽然对应法律规定明确写明了“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债权人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债权人、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但是就本案来说,该案件中的A企业是否无过错呢,个人认为是有过错的,因为担保法及其司法说明在2000年就出台了,案件发生是在2012年,而A企业作为一个大型企业且本案涉及的转让款高达370万,A企业理应有基本的注意义务,对于合同效力基本的法律规定理应清楚,如果以不知道或者不清楚为由作为托辞认为其无过错,显然站不住脚。而对于D政府,同理也存在过错。因此,对于本案A企业因为B企业的违约所遭受的损失,其违约金或者利息损失仅可能会获得部分支撑,而D政府的责任范围将是在B企业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这个在法理上称之为补充连带责任。

      那么现实中,法院如何认定呢?2007年成都兴农企业诉童桥企业、桑园镇政府纠纷案中,邛崃法院一审法院判决童桥企业偿还借款91.7万元,在该企业可以实行的财产实行完毕后,债务仍未能得到清偿的部分由桑园镇政府承担一半的赔偿责任。2005年,黑龙江浩良河水泥企业诉佳木斯市宏兴建筑企业及下属的同津公路宏兴项目部以及同江市人民政府,一审判决也是判令同江市人民政府承担赔偿被告宏兴企业同津项目部不能清偿部分的50%。国内大多数案例基本如此,当然在担保法出台之前也有个别是连带责任,而非补充连带责任。

      【个人评点建议】

      一、本案中连带责任担保人的更换

      在本案中,如果A企业当时的风险防控部门提出本案的交易关系并不符合政府提供担保的有效情形的话,那么A企业要么不接受B企业的条件,要么可以要求B企业更换成D政府投资设立的国有企业或者国有控股企业作为连带保证人,如果一旦如此更换,也就不存在A企业事后的追偿陷入被动。

      二、人保不如物保

      在担保法里,主要规定了人保,也就是保证方式的担保,物保也就是常见的抵押、质押以及留置。就借贷关系来说,抵押、质押的担保方式针对的有现实价值的物品,一旦发生纠纷,那么可变现性较高,而人保实际上也就是信用保证,所谓信用本身是无法直接兑现的。所以其在可见的银行贷款或者小额贷款企业或者担保企业,一般都是要求借款人有房产、企业资产或者股权作为抵押、质押的借款保证,理由是借款人如果逾期无法还款,则至少有抵押物或者质押物可以变现还款。而所谓的人保方式,更多见的是高利贷,这种一旦发生纠纷,很多时候也是通过非法手段追债。但是并非说人保方式就一无是处,因为所谓抵押物或者质押物毕竟针对的一项目或者某项财产。而保证中的保证人是一个“点”,一旦需要承担保证责任,则债权人可以通过保证人这个点追偿到保证人名下所有财产的这个“面”,可见保证也有其必然的优势。

      类似这个案件,现实中尤其在二线城市,政府作为连带责任担保还是不少见的,不管是企业一方还是政府一方,如何规范和防范保证风险将是市场经济关系往来中不可忽视的课题。
     

    【编辑概况】
    陈桂平,单位为上海市建纬(深圳)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2007)88必发在线娱乐
    地址:济南市高新开发区舜华路2000号舜泰广场1号楼10层 邮编:250101
    联系电话:0531-66590815,66590909 传真:0531-66590906
    E-mail:zhongchenglawyer@163.com 网址: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备05025561号 技术支撑:中国联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