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求学感悟——王博


日本求学感悟

王博

    大家好,今天我非常荣幸能够站在这个讲台上演讲。这次回国探亲,能有幸恰逢众成青年律师论坛的召开,感谢父亲的鼓励和所里同仁的盛情邀请,能让我参加本次论坛,使我获得了一次难得的交流和提高的机会。说心里话,站在这里,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忐忑不安,虽然我几年前就考取了律师资格,但是至今还没有真正开始执业,所以我无法从一个律师的角度和大家交流,要说我有什么能够和大家交流的,也只能说我几年海外学习的感受,今天我就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向各位领导、前辈和同仁们汇报一下我的留学所得和思考。

    我于1999年参加了司法统一考试,并顺利取得了律师资格。当我满怀着儿时梦想实现的喜悦和对美好前景的憧憬进入律师事务所时,我曾经认为我成功了,我坚信自己也会成为一名像父亲一样的好律师。但我很快就发现我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看着周围同事们大多是双学士,硕士,看着同事们可以用英语和客户流利的交谈,熟练的起草英文契约,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一度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前进的动力。父亲看到了我的困惑,他并没有像小时候那样严厉的斥责我,而是像朋友一样对我讲起了他的律师之路。父亲正式的学历仅仅是中专毕业,甚至父亲连正规的法律教育都没有接受过,他33岁才转行当律师,已经过了学习的最好时间,可父亲硬是靠着一种执著,一种白天忙于工作,晚上埋头苦读,一天只休息56个小时的执著,一种连买早饭排队的时间都在看书的执著修完了大学函授课程。做律师之后,父亲的执业之路也充满了坎坷,但无论是工作上的挫折还是疾病的折磨,都没有让父亲消极过,凭着对律师职业的热爱,凭着对法律常识的刻苦学习,凭着对事业的激情,父亲终于获得了成功。父亲对我说,人首先要对自己充满信心,一个连对自己都失去信心的人,凭什么去获得别人的信任与敬重。父亲的话深深打动了我,让我重新燃起了斗志。让我对自己未来的发展重新进行了审视。我认识到律师是一个竞争十分激烈的行业,也是一个要求高度专业化常识与素养的行业,大家年轻律师如果不具有扎实的专业基础,不具有自己独特的专长,是很容易在激烈竞争中被边缘化,被淘汰的。于是我想到了学习第2外语,了解外国法律,通过出国留学来充实和提高自己。当我把自己的想法与父亲交流时,得到了父亲的大力支撑。父亲虽然没有进过大学,也不会外语,但父亲却深知学好外语的重要性,深知一个律所,一个律师要想在竞争中发展,提升就必须与国际相接轨,必须实现国际化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父亲的支撑坚定了我留学的信念,在2001年的10月我踏上了日本之旅。在这里,我还想借这个机会特别对孙新强老师表示感谢。因为孙老师在我出国之前给了我莫大的支撑和帮助。如果不是孙老师帮我提高英语水平,我不会顺利的考入日本大学中与早稻田大学齐名的庆应大学,如果不是孙老师传授我留学的心得,我也不会很快的适应国外的生活,安心于日本学习。谢谢孙老师对我的教导。

    下面,我就给大家谈一下我在日本留学6年的一些感受和思考。

    中国人历来对日本有一种复杂的心理,没有与日本接触过的人大多憎恶日本,其实就连留学日本的人当中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日本。比如我自己。所以有种说法是“留美亲美,留日反日”.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家每个人都不该轻视日本,尽管你打心里不喜欢它。因为日本从一个资源贫瘠的小岛国成为现在的世界第2大经济强国,其中确实有很多值得大家学习与借鉴的地方。

    我在日本首先看到的是日本人的敬业精神。在这里我先讲2件我亲身经历的小事。留学生来到日本后,每个人最初要做的事当中一定会包括找一份“アルバイト”,也就是大家所说的临时工。而我的工作是在日本的一家24小时连锁超市作售货员。我还记得第一天去的时候,店长没有教我怎样去收钱,也没有教我怎样去摆放货物,而是让我看了半天的录像。录像的主要内容是对客人应该用怎样的礼貌语应答,和出现错误时应该如何对客人致歉。而剩下的半天则是反复练习这些礼貌用语。后来我问店长为什么,谢谢与对不起每个人都会说啊?店长对我说,大家的工作不仅仅是卖给客人东西,还应该给客人提供一份良好的服务。能力可以在工作中慢慢锻炼,而最重要的是一开始就要让店员懂得如何敬重客人,敬重自己的工作。

    店长的一番说明让我感触良多,在日本不管你是正式的职工,还是只是个临时工,每个人都会认为对于自己的工作应该怀有一份敬意,对于自己的工作就应该一丝不苟,努力做到最好。

    刚开始在超市打工的时候,看着身边与我一起打工的日本青年人我很不习惯,他们动作很快,往往可以在一个时间内作2件事情,而作完了一件事后,他们会很快主动去找下一件事作。经常连不属于他们的事也会去做。到了下班的时间,如果有没完成的工作,他们一定会做完才走,而一般下班后的工作是不给薪水的。我开始的时候认为他们很傻,就对一个人说,为什么慢慢做呢,剩下的给后面来的人做好拉。可他回答我说,这是我的工作,我应该做好它。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我很惭愧。日本人也许过于死板,但正是这种对工作的认真让日本的商品,日本的服务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同。于是我也渐渐开始像他们一样的来工作,并努力比他们做的更好,很快店长就发现了我的改变,对我的态度也由开始的怀疑变成了信任,并主动为我提高了薪水。

日本人的这种敬业精神值得大家去学习,尤其对于大家青年律师来说拥有敬业的精神是尤为重要的。在大家今后的律师之路上,这种精神会支撑大家克服重重困难,使大家经受住种种诱惑而获得成功。

    随着在日本学习生活的深入,我却越来越发现自己的不足,越来越感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因为通过在学校对日本现行律师业状况的了解,通过与日本律师的接触与交谈,我感到了中国律师的差距,感到了来自竞争对手的强大压力。

     在日本,律师资格的获得非常艰难,要取得律师资格必须在大学法律系毕业后通过国家统一组织的司法考试。日本司法考试的通过率只有2%左右,每年只通过大约1000名。2005年,日本又进行了司法考试改革,规定今后参加司法考试的资格必须是法科大学院毕业。日本的法科大学院相当于美国的law school,不同于一般的法学研究生院,法科大学院的学生在学院中主要是学习各种法律实务问题的分析与解决,这样,学生在毕业之后,就会具备一定的分析和解决法律事务的能力,毕业后即使不参加司法考试,或未通过司法考试,也可以轻易找到其他与法律相关的工作。而通过司法考试的考生必须到最高法院举办的司法研修所接受一年半的培训,其内容主要是理论研修,实务研修和后期总结研修。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为期一年的实务研修。在这段时间里,司法研修生会被分配到全国的50个裁判所,检察院,以及律师协会,在经验丰富的法官、检察官及律师一对一的引导下,通过实际参加案件的处理过程,全面掌握法律工编辑从事实际工作所应具备的常识、技能、心理和伦理观念。只有司法研修合格者才可以选择法官、检察官、或律师职业。所以,日本的青年律师的法律水平与素养都是相当高的。

  而且,日本的规模所大都非常重视对青年律师的培养,大部分的律所每年都会组织青年律师去美国,欧洲和中国来学习语言和法律,并会定期选派年轻律师去国外的合作所进修和交流。并且,日本的律师事务所对于自身的国际化也非常重视,在日本前50强的律所中大多聘有外国律师,在国外设有办事处,并与国外的著名律所保持着紧密地合作关系。我粗略了解了一下,仅仅是在北京与上海就有10多家的日本律师事务所设有办事处。但中国却只有北京中伦金通一家律师事务所在东京设立了分所。

  通过这些对日本现行律师业状况的初步了解,我看到了中国律师业与日本的差距。尤其在中国入世之后,从《中国加入WTO议定书》中国政府开放法律服务市场的三点承诺到中国内地、香港、澳门的CEPA区域经贸合作模式的开展,我国法律服务的国际化正在快速演进,与此相伴随的是在金融、商务等各个领域出现了十分复杂的跨国法律事务,与此同时大家还将面对国际同业的激烈竞争。在WTO体制倡导的自由化框架下,法律服务尽管有其司法方面的特殊性,涉及到社会公益和司法主权,但是在发达国家中实行法律服务市场开放是个趋势。英美美国美 美,欧盟成员国与日本便是范例。虽然现在外国律师仍不能办理中国法律业务,但随着准入体制的进一步放宽,将来这些国外的青年律师将成为大家强有力的对手。面对挑战,中国律师界急需既了解国情,又了解世贸规则,同时又要有开阔的视野,能够解决跨国法律事务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面对“律师服务国际化”的大潮,中国律师任重而道远。而肩负中国律师业未来重任的青年律师则更加需要开阔的视野和长远的目标。

 所以,大家青年律师从一开始就应该不仅仅将目光放在一个市,一个省,而是要面向全国,面向世界。只有这样才不会在激烈竞争中被边缘化,被淘汰。

  大家年轻律师应该目光长远,更不能忽视了对自身业务水平的提升,就像我上面所讲的,日本的年轻律师在正式执业之前都必须需要78年左右的学习积累的过程,这说明了日本律师业对于青年律师的业务水平要求之高。虽然大家无法照搬日本的做法,但是这种对于专业常识的重视是值得大家学习的。“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大家青年律师就应当有这种脚踏实地的精神。

    虽然我现在已经受聘于一家美国事务所在上海的办事处,但我却没有一点轻松的感觉,确实,进入外资所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机遇,对我今后的律师之路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但同时这也是一个艰巨的挑战,我的常识还远远的不够,我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压力虽然很大,但压力也是使人进步的动力。我将牢记父亲的教诲,努力成为一名像父亲一样的好律师。也希翼今天向大家汇报的我留学日本得到的一点浅见,能够带给各位同仁一点启发。

 最后,我想以“志存高远,脚踏实地”这8个字结束我的讲演,并以之与各位年轻同仁相互勉。

 谢谢大家。

 

王博律师,男, 1999年毕业于青岛海洋大学(现中国海洋大学)法律系,2001年经众成仁和律师集团(济南)事务所派遣,赴日本庆应大学深造,攻读法律专业。

 

 

点 评 人:孙新强 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

被点评人:王  博《日本求学感悟》

        师广波《我的青年律师发展观》

   

    首先感谢王主任、感谢众成所真诚邀请我来参加今天这个论坛。在论坛上见到王博很高兴,我有六年没见到他了,大家应该算是师生关系。过去他在青岛海洋大学学法律的时候我知道他非常用功,基础非常扎实。这六年来他在日本留学,有没有学到真经这个我还不知道,刚才看他鞠躬的度数我心里有数了。这两个人我分别点评一下。

我平时是点评毕业生的毕业论文,坐在这样的位置上点评发言人的文章,评说律师怎样成才我还是外行。我从事教学、科研已经20多年了,每当法学院来了年轻老师,大家都要告诉他们怎样做一个好的教师、怎样做知识、怎样做好知识,但是怎样做一个好律师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我接触的众成所的这些人,在王主任的带领下,一个一个都成才了,无论是过去从众成所走出去的律师还是留下来的律师都非常优秀。所以在培养律师方面,王主任有点石成金的能力。

    我现在给两位年轻的律师提一个希翼。大家年轻的律师之所以面临着一个成长、成才、成功的问题,这跟大家大学教育是分不开的,在美国这样的普通法系国家,法学院教的是法律,而在大陆法系的国家法学院法律系不教法律,在中国没有一所法学院教法律,不教法律教什么呢?教与法律相关的常识,所以这跟律师界对毕业生的要求产生了差距,就是大家培养的学生如果把他看成是一种产品的话,恐怕他不能适应市场的需要,刚毕业的时候什么都干不了,这跟大家的教育有直接的关系。那么,律师在成才过程中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三年之内坐冷板凳,三年坐冷板凳是要积累常识、积累经验而且要积累关系。律师业务离不开客户,老律师靠多年来积累了大量的客户,这些客户之所以积累下来,就像刚刚各位发言人所讲的那样一定要真诚地对待客户,除了真诚以外还要有真本领。光真诚打不赢官司或者该说的你说不到点子上,那么第二次这个客户就远离你而去了。一个案子就像一个产品一样树在那里“自己会说话”,即使这个客户将来没有案子,但碰到其他人有案子的时候也会先容给你。

    除了要真诚,另外还要有能力。这三年要积累能力,这个是在法学院中学不来的。众成所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律师事务所,已经具备使年轻律师成才的环境,那么现在能否成功就取决于你,而大家年轻律师都是硕士毕业还有国外留学的,所以内因也具备了。现在只需假以时日,只要有时日的积累,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大家的年轻律师一定会很快地成长、成才。

    最后,我预祝你们成功。

    谢谢大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