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律师转变为律师中的“青年——程守法


“年轻”律师转变为律师中的“青年”

 

                           程守法

 

    年轻律师,年轻一词突出了年龄的标准,是初入行者的词汇表征,给人的印象更多的是经验的缺乏。此阶段的律师还是刚刚步入律师行业,并没有形成对该行业的深入认识和体悟,因此突出表现为律师的年龄而非职业,大家将其称为“年轻”律师。

    而青年律师一词,则已经认同其律师职业特点,年轻此时不再是经验的缺失,而是年富力强的律师中的“青年”。在学校里学到的不过是法律专业常识,而如何当好律师则是在进入事务所从业之后才学习到的。只有经过严格的系统训练,才能完成由单纯充满热情的“年轻”律师,向富有职业经验“青年”律师的转化。青年律师已经突出了律师的职业特点,年龄偏见逐渐暗淡,突出表现为年富力强律师的职业特点,成为律师中的“青年”。

    年轻律师的优势在于年龄和常识。年龄代表活力、理解力、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且刚刚经过系统学习,常识结构完善,而从业数年律师因为接触业务的偏好而使常识有所不平衡。年轻律师不足则是经验,而处理一件件具体案件过程中,经验往往举足轻重。但年轻律师群体是律师业保持活力的源泉,应该是将来律师行业的中坚。完成年轻律师向律师中的“青年”的转化绝非一蹴而就。我认为以下几点是必要的:

一、 清醒认识律师行业,增加职业认同感

    ()要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

    初入行者都抱有理想的心态来看待这一行业,很少能够理性的调整自己心态。渴望在短期内达到自己心中目标自然无可厚非,但假想一下初入行的年轻律师是否能够以自己的一腔热情即刻达到此种目的呢?律师服务有个特殊的行业特点——服务事前无法识别,不能‘试用’。当事人依据什么判断自己的选择?不妨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一位急需律师提供法律服务的当事人,你是否会选择初入行的年轻律师?你是否认为选择经验和社会资源相对丰富的“老”律师更有利于自己权利维护?也许有人会破除偏见,认为年轻律师不一定不行,但能敢拿自己做试验的当事人又有几个?几番比较之下,结论不难确定。这也是初入行者疲于奔波生计之内在原因,安身立命之艰是首先应该清醒面对的问题,当年轻律师如果整日为生计奔波无暇定位思考自身的时候,又能有几人脱颖而出?当然把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情况有很多,但中途退出者也不在少数,更有人剑走偏锋误入歧途。

    犹太人有“二八”公理,该公理同样适用我国的律师业,套用该公理即20%的律师拥有80%的律师业务,而80%的律师争夺着20%律师市场份额。年轻律师在还没有经过职业历练之前就被投入到这一“战场”,迷惑茫然之感取代初入行的热情。回望自己过去的道路,寒窗苦读十几年,幸运地通过全国第一考的司法考试,本应是佼佼者的自己却无法获得基本的生活保障。理想因此受挫,笔者从业数年已见多人半途而废。而勉强支撑下来的某些律师则彻底颠覆对律师行业的认识,沦为自己原来不齿的“掮客”、“讼棍”。律师的职业认同和自豪感与同为法律人得检察官、法官相比,显著弱化。一些年轻的律师从事律师职业是冲着律师能挣大钱的目标而来的,还有一些人是因为就业的压力暂时委屈做了律师。一旦挣大钱的目标短期未能达到或是有了招考招聘的机会他们会立马走人,年轻律师的急功近利和浮躁的心态使其频繁跳槽成了家常便饭。自己尚且不齿之业,如何从内心激发奋斗的热情。

   不可否认目前业内的制度设计、社会的外部环境某种程度上羁绊了青年律师的成长,一部分青年律师无法走出现实的种种困惑从而湮灭了对律师理想的热情。因此,如何从“年轻”律师褪去年龄偏见转变为“青年”律师,不能等待万事俱备,必须通过改造主观从而达到改变客观而完成自身转化,每个年轻律师自身的转化也客观上促进律师行业的发展和进步。任何行业,如没有了后备人才,这个行业的发展、壮大和创新是难以想象的。从大处而言,只有“年轻”律师健康成长为律师中的“青年”,这个行业才会生机勃发。

总之,年轻律师应该有理想,但不能过于理想主义。认清律师行业现状,同时要向自己的理想不断迈进。就能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不断地接近并实现自己的理想。但过度理想主义而不能认识行业现实,往往造成心理巨大落差,致使无法真正认识年轻律师的成长路径。

    (二)要有思想,不能使大脑懒惰化

    经过司法考试洗礼,经过筛选真正进入律师行业人员素质普遍较高,在这样一个人才济济的行业内生存,如果没有思路就无法博杀出一条道路。前面是律师前辈跑马圈地,后面是不断涌入的人才竞争,而且外国律师事务所也纷纷来华。因此,必须深入研究思考本市本省全国律师行业发展现状,对行业形势及发展趋向做好研究分析,做好常识储备提前量,伺机而动。想人所未想,方能做人所不能做,才会尽早摆脱竞争日益残酷的低端业务,在激烈的竞争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方向。
   
(三)要有经济目标,但不能以逐利作为唯一的追求
   
逐利之风盛行仿佛向世人宣布律师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挣钱,追求正义的职业品质被某种程度上淡忘了。大家只看到了“君子爱财”却忘记了“取之有道”。每个人有一个内心的阶段经济目标当然不为过。踏入律师行业应该考虑安身立命,这毕竟是一个职业。但如果为逐利而不择手段,不避风险的去做,终会害己误人。

我以为获得生活富足所需的金钱是在不断做好自己工作过程中自然地呈现,而非短期行为。律师除去金钱和财富的创造之外,这个群体应该有自己鲜明的职业特征。它应该体现这一群体因法律自身而生的正义、公平,体现这一群体刚正不阿、体现这一群体的法律素养、体现其精湛的诉讼技巧、体现其完善的问题解决方案和缜密的逻辑思维推理。这样才能让行业外的人能看到律师群体鲜明的职业特征,让业内人士增加职业认同的自豪感。

    (四)要希冀成功,但要心态平和 
   
成功是一种心态,而良好的心态绝非轻言。年轻律师在老律师丰厚的收入和较高的社会知名度面前,往往会心态失衡寻求捷径。但是没有夯实执业的基础是年轻律师绝对不会变成律师中的“青年”,而沦为挑辞架讼的讼棍或是司法人员权力寻租的掮客时,律师其实已失去了它原来职业精神,你虽然手握执业证但所作所为已经背离了律师业而徒有其形。

因此,希冀成功而不盲目寻求捷径,只有具备了平和的心态才有可能去做具体而细致的基础工作。也才能不背离律师自身的本质更好的成长,比如客户群的培育、办案经验的积累、业内资历和声望逐步提升、专业理论水平的不断提高等,都需要每一个年轻律师摒弃浮躁心态,踏踏实实地从每一细小之处入手。

    对于如何更清晰的认识自己从事的律师业,增加职业认同感而言,大家每个人不妨都问自己如下几个问题:我喜欢律师行业吗?喜欢它什么?律师行业能给我带来什么?我喜欢的和它能给我的是否协调?实现这些需要什么条件?这些条件是否具备?如果不具备能否通过努力来补正?做律师的不同我个人的体会更多的还是——它所给你的普通职业所不具备的挑战性和成就感。
    
二、注重常识积累,但更重要的是将法律常识转化为执业技能

    在从业之前年轻律师积累的常识不可谓不多,但是律师业属于应用性的行业,单纯的法律认知不能改变年轻律师的命运,因为常识不等同于技能。在律师行业中技能的作用更为突出,正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年轻律师的法律常识仍停留在“为我所学”,而未能与林林总总复杂的社会生活相结合,还未有“为我所用”的经验。因此,这些常识还不是技能,换句话说当你的常识变成你为客户提供服务的利器,让客户为你提出的解决方案折服的时候,你就开始了由“年轻”律师向律师中的“青年”的转化。

    甚至可以说,成功的律师其之所以成功,原因在很大程度上在于他所拥有的法律技能,这种技能包括诸如对法律常识的灵活运用、与司法人员和业内同行的沟通、专业的表现以促使委托人形成信赖等。只有具备之中技能才从“办理案件”进入到另一个高度的“操作案件”。

    三、寻找律师业务定位,把握大局,相时而动,增强职业敏锐性

    律师先行者们垄断了大多数的社会资源,后来的年轻律师想在其中分上一杯羹,确实是需要比先行的律师付出更多的艰辛。因此一定要找准细分市场,结合自己的特长,年轻律师结合自己的特长做一些新业务可能更容易出成绩。而新业务的寻找,就需要深入研究社会发展动向。

    俗语云:识时务者为俊杰,年轻律师最易忽视的问题就是政治。在成长过程中有必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保持应有的政治热情,关心民生疾苦,关心民权和国家的法治进程、经济生活。无论新业务还是传统业务其都有诞生和发展的过程,都无法脱离社会发展的大背景,如果整个从大的发展趋势来看,一项业务随新而不具有发展前景,则可能导致大家产生方向性错误,由此投入过多的精力和财力则未必产生良好的效果。因此,所谓新型业务只不过其新只是因为还处在发展初期阶段,因为从业之人较少而竞争激烈程度较低而已,将来肯定大有发展的业务才是大家需要关注的业务。

    因此,我认为做好律师,既需要要微观上要为现有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又需要宏观上关注发展中的变化,为进一步拓展寻求方向和思路。不断增强职业的敏锐性,在国家大发展的背景中寻求服务的切入点和新的增长点,执业顺应国情民意。

    四、待人以诚,业务求精,造就良好职业素养

    待人以诚是从律师的主观角度而言,业务求精从客观角度强调律师立足的根本,业务做好才能赢得当事人信任。

    对人要真诚,很多当事人都是第一次接触,双方还相当陌生。如何在最短的时间获得当事人的信任就是一门艺术,而这门艺术的前提就是待人要真诚,而单纯的技巧会被认为是虚情假意,应该让这种表达自然流露。大家不妨换位思考,如果你是那个案件的当事人来寻找一位代理人,他的心态他的感受会是怎样的。设身处地能够从对方角度思考,就会被对方更快地接受。

    比如:当事人委托律师一则关心费用,二则关心案件自身的处理结果。那么,对费用问题要明确,是多少就是多少。经常会有当事人询问是否还有其他费用,如果有就据实说,如果没有就开门见山决不含糊。让当事人心态稳定知道自己案件实际成本从而才能建立稳固的委托关系。对于案件的处理结果也要客观分析,既要提示风险,也要让当事人看到希翼。对于不合理的要求要给予耐心的分析和说服,让当事人感觉到你在处处维护客户的利益,处处替他着想。当然对于不讲诚信的当事人也必须有应对的策略。

    待人以诚的同时,业务求精更是关键。律师是专业服务,因此,完善的专业技能与服务方案是维护客户的基础,律师入行最基本的开拓是从现有客户开始的,在维护现有客户的基础上,努力延展,在与现有客户交往的过程中,用精湛的服务影响你的客户和他的朋友。自身要主动敏感地发展客户的潜在需求或周边社会关系,进而捕捉新的商机。

    这就需要日常处理法律事务过程中留意,时刻向高标准看齐,一招一式都要让当事人感到你的精湛和专业,感到委托律师办理案件的价值。我认为业务求精的一个基本准则就是办理业务过程中——一要穷尽事实,尽职调查;二要穷尽法律,列齐全部法律甚至政策规定;三要穷尽案例,找到相似案件的处理依据和准则。穷尽之意在于严格要求自己,对于存在的疑问必须用尽各种方法予以澄清,案件办理才能应对自如。

    五、时常总结经验汲取教训,不断提高执业水平

    律师职业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工作,接触的各色事务、接触的各种人员、接触的庞杂的法律,做好律师不仅仅是业务好,严格的说律师应该是通才。需要对社会、对不同行业、不同人员的深刻认识,而这种认识不是一时一刻可以形成,正所谓“世事洞明皆知识,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就需要在从业过程中对自己的或别人的经验教训要及时总结分析,经常反思才能知足与不足。找到自己的薄弱环节,分析对策和解决方案,必然会每天都有进步,否则有些问题就会日积月累,自己反而习以为常,由此就成为执业中的隐患所在,积重难返。

     以上所述,是个人的一点体会和感悟,实际上自己也并没有完全做到,但我认为这些问题相对重要,可能是一些共性的问题。所以说出来供大家参考。既然是交流,不当之处还请指正。

年轻也许意味着稚嫩,也许意味着缺少经验,但谁又敢说年轻本身不是最大的优势呢。才能不是决定因素,因为大家看到许多怀才不遇的能人;智慧也不是决定因素,因为很多精明人也败走麦城;而因对律师行业的高度认同产生坚韧的意志力和不屈服的斗志,才是每个人不断成功的支撑点,众成的舞台已经搭建,我相信别人做到的,大家年轻律师一样能做到! 

(程守法  男,200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常识产权法律事务部律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